創業風向

開公司不是過家家 大學生創業要激情更要理性

發布時間:2008-05-13 00:00:00 作者: 來源:

  走出大學校門不到一年的西安大學生舒正義高調宣布開辦公司,9天之后又高調宣布“破產”——這個不滿23歲的大男孩在網絡上被推上了風口浪尖。不少人認為這是一場炒作,有人甚至發出這樣的質問:“開公司不是過家家,你想開就開呀?”

  據記者了解,因為受騙上當,舒正義宣布“破產”的公司根本還未曾注冊。

  開公司9天即宣布“破產”,舒正義說正在寫遺書。

  4月22日,西安某媒體以《8名大學生創業辦公司西洽會上受到副省長肯定》為題報道說:23歲的大學生舒正義信心十足,他和其他7名大學生共同創辦的公司正式亮相了。在剛剛結束的第12屆西洽會上,舒正義帶著公司代理的環保防水手電走上西洽會,給副省長等領導做了現場演示,得到了肯定,引來媒體記者的關注。

  幾天之后,另一家媒體又報道:4月29日,舒正義一天沒有吃飯,他拖著疲憊的身體跑學校、跑銀行,但是沒貸來款,“原因很簡單,現在我沒有房子、汽車做抵押,也沒公司當擔保”。困境中,舒正義作出決定,召開記者招待會讓公司“破產”。

  激情滿懷的大學生開公司僅僅9天就因資金短缺而宣布破產,5月5日,本報記者聯系舒正義時,他激動地說:“你不要來了,我正在寫遺書呢。”記者火速趕到舒正義租賃的位于西安市南郊蘭泰花園的一套民房,面帶稚嫩的舒正義激動地對記者說:“我響應國家政策,自主創業,為什么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,政府卻不幫我?我要從鐘樓上跳下去,要喚醒大家對大學生創業體制上存在的問題的認識。”

  這套民房被布置成了辦公室,客廳里擺放著會議桌椅,一間臥室掛上了經理室的門牌。西洽會上舒正義和副省長交談的照片被放大,懸掛在客廳的墻上,開業時的10多個花籃還擺放在房間里,但花已凋零。

  找不到理想的工作,舒正義被“逼”創業。

  舒正義去年從西安工程大學畢業。“我完全符合當代優秀大學生的標準,成績優秀、實踐能力強、為人處世也不錯。”舒正義說,“原來我非常自信,但是工作幾個月后,我覺得自己得了抑郁癥。”不到一年,舒正義換了好幾份工作。剛開始他托了親戚的關系,去某區政府機關謀職,“我中午就走了,因為他們讓我從最基層做起,做城管,成天去趕小商小販,我一個大學生,做不出這種事”。仍然是托了親戚的關系,舒正義又去了一所高校做輔導員。但他只做了5天,“負責學生報名、軍訓,很無聊,我又太認真,一個學生沒回來,我一晚上沒睡著”。后來,他去了一家裝修公司拉業務,酷暑中天天到小區門口去發傳單。第三個月還沒到,一起去的人都走光了,舒正義也想到了辭職,“每一天我都很迷惘,這里不屬于我,但我屬于哪里?”11月,舒正義又從裝修公司辭職。此時,又一批大學生面臨就業,競爭更加激烈。

  舒正義家在咸陽農村,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。那段時間,他不敢回去,不敢給親戚打電話,怕人家說“你一個大學生,還不如沒上過學的”。“年前我認為我好像活不下去了,工作不順心,又沒有錢”。他在家過了一個有生以來最郁悶的春節。

  2月19日,他應女友的邀請去內蒙古做客,在火車上看到有人在銷售一種不用電池的環保手電。舒正義如獲至寶,回到西安后就跟廠家聯系,希望代理這個產品。對方要到他的公司考察,他借了同學父親的公司,被對方察覺后拒絕,在他再三懇求下,對方答應如果一次性進3萬元的貨,就授權他做陜西總代理。

  幾乎與此同時,他應聘到西安一家著名的網絡公司做網站設計,“從第八天起我就有了創業的想法。因為做這個太掙錢了。而且大公司有一個缺點,小單子看不上。有一家公司想做一個網站,公司太忙說不做。我就跟他說給3000元就給他做。”19天后,舒正義再次辭職,開始籌備自己創業。

  一片支持鼓勵聲,舒正義自信快樂開公司。

  “他的提議得到了很多同學和朋友的支持,很快有人表示愿意和他合伙干,其中有的今年將大學畢業,有的還正在上大學。舒正義東拼西湊了4萬多元,其他7人共拿出兩萬多元,8名大學生用7萬多元租房、買設備,開始創辦自己的公司,結合自己的特長,公司主營域名注冊、網站建設開發等項目,并取得了一種環保防水手電陜西總代理的業務,開始了他們的嘗試經營。”——這是西安當地一家媒體的報道。

  他說那段時間是他畢業以后最充實快樂的。從網絡公司辭了職,白天做網站設計,晚上就去擺小攤賣環保手電,“我不可能永遠擺小攤,我也想成就一番事業,我認為只要努力將來會好的。即使努力了不成功,我也無怨無悔”。

  在西洽會上,舒正義第一次用上了“陜西鄭氏科技有限公司”這個牌子。碰巧陜西省副省長前來視察,舒正義抓住機會向副省長演示了這種環保手電,被當地一家媒體作為配圖刊發。

  真正促使他注冊公司,是因為陜西某市一個政府網站項目要求招標,要求招標對象注冊資本在100萬元以上。做這個網站可以得到1.3萬元,舒正義太想得到這個項目了,他去工商局咨詢,出門時碰到有人在發宣傳卡,說只要出1萬元即可代辦注冊公司,想要注冊多少資本都行。于是舒正義給了對方5000元,另外5000元約定注冊成功以后再支付。幾天以后對方的電話就打不通了,舒正義這才意識到遇到了騙子。

  開業9天用光7萬元,舒正義說破產是必然。

  舒正義辦公司用的7萬多元中,除了有1000多元是他自己的積蓄外,其余都是借的。他給記者看了一個筆記本,上面記著從今年3月以來借的每一筆錢。其中有不少還許以高利息,比如一筆2.5萬元的款項許諾一個月以后要歸還4萬元。舒正義說,他現在之所以宣布“破產”,是因為借款人提前催款,而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。借款人還搬走了他的傳真機、打印機、筆記本電腦和手機,要他拿錢去贖。

  被逼債的舒正義跑到多家銀行去貸款,但被拒絕,他認為這是體制的問題。創業失敗,舒正義認為自己雖然也有問題,但“體制就沒有問題嗎?雖然國家鼓勵大學生創業,但陜西卻沒有具體的措施”。他再次想到媒體,就像他宣布公司開張一樣,他再次通知媒體說要宣布破產。他說他是想通過此舉給政府施加壓力,幫他解決資金問題。但只有一家媒體到場。

  7萬元,9天就都用光了嗎?舒正義認為他沒有賠錢,只是錢都投入到公司了。租辦公室時,“所有的朋友都反對,認為設計網站只要有臺電腦就可以了”,但舒正義還是把它租了下來,并花了2000多元買了原房客的一些工藝品,又花了不少錢添置會議桌、辦公桌以及二手的傳真機、打印機等一大堆辦公用品,“開公司就得有個公司的樣子吧。我也到過很多公司,都很長時間了,還不如我公司氣派呢。”當時還有當地一家知名度不高的媒體的記者鼓動舒正義做廣告,仍然是所有的朋友都反對,但舒正義說:“覺得人家過來了,不好意思。我請他吃了肯德基,后來做了2000元的廣告。”

  舒正義有時還是清醒的,網上很多罵他的評論,說他是炒作:“開公司不是過家家,你想開就開呀?”他說:“我覺得他們說得非常對,在萬事不具備的情況下,我居然把公司開起來了,破產也是必然的。”他承認有炒作的成分,但沒想到影響會這么大。

主辦:江蘇省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教育與終身教育研究所  技術支持:江蘇三源教育實業有限公司

保留所有權利,未經允許,不得復制、鏡像

Copyright @2010 - 2015,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蘇ICP備09031036號    歡迎投稿

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